出世法言、蓮苑歌舞 (3)

巴楚仁波切 烏金吉美秋吉旺波 

 

說畢,奄奄一息。達陽此時猛覺痛苦如利刺穿心,悲極不能對答。剛才哎呀一聲,突然狂風裡灑下猛烈冰雹,高空裡嘩啦啦響起迅雷,天上閃光像鮮紅的火練飛舞起來。達陽不知所措,慌張躲進斷岩穴中,連呼啊喲啊喲!接著冰雹愈益猛烈,飛洪滾石山滿野,霹靂吼聲破天裂地,河下到處驚濤翻滾,駭浪滔天,高山夷為深谷,平原佈滿卵石,池水沸揚如血,芳草鮮花,大者摧毀,小者倒伏,長者折斷,短者淹沒,纖細者皆已散盡,無蹤影。過了一陣之後,烏雲都散盡了,明朗的太陽出來了。此時,達陽起身向蓮苑走去,但見那些生長在草地和池塘裡的花朵:粗大的還伏倒在地上,細小的連痕跡都不見了。生長在水裡的蓮花,冰雹下降時全都淹沒在水下;過天晴,便又伸出水面,重新開花,蜂蝶三五,飛舞嬉戲,頗為歡樂。阿寧所在的花朵雖然未被冰雹毀滅,由於深深淹在水底,阿寧氣息閉塞已經死去,屍體捲曲,附著花心。面對此景,達陽被極度悲傷之所壓抑,痛苦心,珠淚滿目,往昔燦爛的陽光,怒放的花辦,歡舞的蝶蜂等一切引發歡樂的景物,都成為痛苦的益增,以非常悲哀的聲音哭訴道:

嗚呼嗚呼嗚呼,好苦好苦好苦!

輪迴痛苦本性,請看如此苦景

無常幻化村落,請看如此廢墟!

無常迷眼宅舍,請看如此傾

欺誑不實妙欲,請看如此變異!

適才錦繡花團,此時落英殘

適才肥碩綠葉,此時飄零滿地

今晨幸福樂土,現時悲苦畢集

從前相伴良友,而今身心分離;

前此樂觀達陽,而今希望斷絕;

從前可愛妙欲,而今都成苦因

今晨良好六足,此時已為死屍;

言念此情此景,哀我心悲哀,

我心昏迷,攘攘我心擾

驚肉顫!驟然死神魔鬼,

已經先臨她身,何時來臨我體,

知此為有師尊!苦也達陽也,

願得師尊賜福,轉我心向如法

達陽如此哭訴多時,心中異常悲傷,無心在此久留,隨即飛向高峰蓮花山前,在婆羅門徒少年蓮喜地附近,滿垂露珠的翠柏葉間盤旋悲歌道:

嗚呼可喜百花快樂園,

本是不可喜愛苦難村,

可愛妙欲五境諸享受,

本是可憎無常遷流苦

傾心愛終身永世伴,

已成不可愛憐腐爛屍。

知曉知曉三寶全知曉,

思念思念自念出世法,

急迫急迫急趨正法路。

成皆倒宮殿有何用?

積來皆散財物有何用?

會聚皆離親戚有何用?

高位皆顛權力有何用?

有生皆死現世有何用?

業作之合親愛好配偶,

此刻容或已入中陰境

死後指望唯有出世法,

有用佛法自己若不修,

材雖富有錢無處買,

朋黨雖眾有力無處奪

意氣雖投有朋無處贖,

善業饋贈禮物無處

閻王判決緩期無可延。

擱置不修多聞終無益

棄不耕田土終無益,

放置不騎良馬終無益,

今始念一切皆不需,

有生餘年一心修佛法。

不思怨仇不謀克敵術,

不思親友不勞結納心

思貨財不暇累積蓄,

不思祿位含笑奉承,

不思朋黨不求互愛憐

不思衣裳不恃溫柔軟,

不思食物不擇甘味美,

不思居住據城郭堡,

不思今生現世是魔鬼,

不思一切幻景是怨敵

無分別中舒暢安然住,

無思慮中平等自緩馳

無修習中親自見法身

高臥山谷證士真安樂!

幻景息滅尋思不負多,

去取息滅部矯揉造作,

息滅遠離希求欲

錯亂永滅通人真安樂!

心不造作平常本來心,

不修飾披自下垂,

行不造作任性不檢點,

斷絕造作瑜伽師安樂!

臍輪火燃無衣坦蕩蕩,

定力馴熟無食樂融融,

內證通達赤身無拘束,

道相淳厚得道真安樂!

毅力堅強自心樂苦行,

能守誓言獨自安然住,

飲水吞石便足養生命,

戒禁成就仙人真安樂!

如法修行一切皆安樂,

貪戀今生是誰也痛苦,

靜幽山野永時皆安樂,

輪迴城隨處皆痛苦!

依靠三寶經常稱心願,

貪圖名譽恆常遭禍殃!

上對官家交納復交納,

納無已就此可罷休;

下對僕役賞賜復賞賜,

賞賜無已就此可罷休;

中對親友撫育復撫育,

撫育無已就此可罷休;

怨家仇敵爭鬥復爭鬥,

爭鬥無已就此可罷休;

熟地良田耕植復耕植,

植無已拋捨成荒地;

造就宮室居住復居住,

居住無已徒步入空山;

充飢食物吞嚥復吞嚥,

吞嚥無已就此修苦行;

禦寒衣裳穿著復穿著,

穿著無已赤身自遠離。

立刻就行立即行佛法,

立刻就修立即修死道

此即誓言諸佛請垂念

此即諾言我心自主張。

對此,仙人蓮喜心中揣度:金蜂達陽雖早已熱愛佛法,諸事穩重,心地純良。此番遭逢時變,偶爾生起出離之心,難免不能長久,我且先作考驗。因而唱道

喂喂金蜂達陽心中友

獨自引吭悲歌所為何?

今朝宿業注定終身

突然死魔套繩牽引去,

不當灰心但應更堅毅,

出世法基世法宜圓滿,

不為安樂出世法何益

勤修佛法就為求安樂。

友死去何至更無友

世上從無一死便計窮

苦時樂本是輪迴性,

心覺安樂還有百次來,

偶爾厭離天王所幻化

君豈不知此中無真情?

信心乍現本是心變異,

君豈不知此心不長久?

孟浪布施本是輕率行,

君豈不知此舉無後果?

突遭厄難暫現一剎那,

君豈不知于意無得失?

二道圓滿聖者所力行,

君豈不知內有解脫道?

妙欲會道密乘巧辦法,

君豈不知其中有捷徑?

爭取王位即是佛子行

君豈不知中有利生事?

聚斂貨財有力興布施,

君豈不知彼具六度行?

當知心意不定多許諾,

最後終成各種違犯因;

毅力不許諾修苦行,

小心終成邪見生起因;

持續不久厭世想出離,

小心終成自己失策因;

未得定力獨自深山,

小心終成感覺厭煩因;

證空見猛浪入險地

小心終成神鬼捉弄因;

大道未成率爾行戒禁

小心終成墮進地獄因;

本性未移外表改束裝,

小心終成被人恥笑因;

不經觀察草率多心計,

小心終成生起悔恨因;

事無定準行為多異,

小心終成完全厭惡因;

未證見道為人說先知,

小心終成自他俱毀因

悲心不淳許諾利生行

小心終成生起執著因;

未曾嚴謹思考與觀察,

不可隨心所欲口出,

不可口中所說都實行

做到掌握不失是關要,

做到執持不是關要,

做到言虛妄是關要。

精明金蜂君意善存念,

此是散人蓮喜心中言

是我由衷體驗莫譏笑,

是我親切密語莫指責,

是實語留心審觀察!

說到這裡金蜂覺得有些與心不合,隨即唱道

哎呀幽靜山林中,婆羅門仙多悠閒

貝瑪多歡快!對我孤零小蜜蜂,

肯作衷友情義深,對我悲吟小達陽

說密言心意長;對我憂傷小金

賜予安慰恩德厚!尊言二諦圓融中,

若有至理真奇怪!面對輪迴痛苦情,

小蜂我心生厭離。往昔我曾衣善士,

一心嚮往如來教,修道誓言銘心中,

決非偶爾故作態,一心眷戀幽靜林,

一心景仰上人行,凡夫意想決不存。

全意傾向佛法僧,恭敬頂戴大恩師,

歸心處所決無誤。寬宏大肚對怨敵

情意長遠對親戚,惡計嗔恨決不作。

供物上供三寶前,布施下弱無力,

無效施捨決不作。自己功勞深隱匿,

他人功勞張幡旗,魯莽傲慢決不作。

定終身永久伴,忽被死神套索牽,

今日親眼見無常,悲傷厭離由衷生,

言下絕無假造作。誓言銘刻在心中,

勤勉修行自鞭策,所說絕無虛偽情。

意氣相投蓮喜,曾經親謁上施佛

深妙教言已得否?曾經聞思緒經論,

話裡虛言已斷否?曾經修道處空閑,

真實證悟已生否?曾經歡歌山岩前,

證境功能已顯否?行徑達多隨便,

聖道一味已躋否?輪迴城裡觀劇來

厭倦由衷已生否請君出言順正法,

請君唱歌合聖道,請君為講無常喻,

請君摧破輪迴城,講論解脫道功德,

讚美幽靜深山谷!金黃小蜂我達陽

把空林當居處,定把佛法當愛

觀劇要從自心觀,同君共談同心話,

請賜教言莫隱曲

唱畢,婆羅門仙人蓮喜,也覺得金黃小蜂達陽秉性善良,志趣堅定,不同一般孟浪輕浮,雜念眾多之輩。總之,就其當下的語氣聽來,似於佛法深懷信念,故我說話當契合其機。隨即唱道

哎呀同氣心中友,金黃小蜂達陽

汝心所向在三寶,信念殷切對正法,

厭患出離收亂心,有志自甘力修行

足見前生有宏願。有為無常知為幻,

輪迴城中生厭倦,遠棄八風現世心,

樂自獨處空山谷,足見於法有宿緣。

聞思境中智慧生,深思業果去取明

了知妙善佛子行,已經獲得聖道門,

足見已得賢師引。得為賢師弟子我,

特為有緣小蜂君,提醒美好抉擇慧,

願君增加勇氣魄!下界某一輪迴城,

器世間名虛幻境,情世間名頑固迷,

一時情器兩會聚,行惡爭奪復爭奪,

痛苦蔓延如林火;行善背離復背離,

安樂稀疏如晨星,惡行志願連志願,

世道衰如夜幕臨。凶惡嗔恨石磨中,

貪欲執著磨眼中,注進人趣炒麥花,

磨粉惰入惡趣底。上界減少日益盛,

下界增加日益多,因果道理細且微。

往昔瞻洲人世間,村落邊際緊連綿,

交往近便鴻飛至,享受安樂與天齊,

轉輪聖王作主宰,運轉權威憑金輪

僕從小洲繞四洲,綱紀十善盛流行

人世增上生天界,天增花朵滿樂園。

而今劫濁惡世間,村落邊際頹垣連

荒蕪田地連成片,享用血肉作飲餐

地獄走卒充主宰,運轉權威憑屠宰,

惡業有情作僕從,狡詐相食作綱紀,

後繼之人唯奸佞,惡趣門邊奸佞盈,

寒熱地獄增益多,戰地羅剎修羅勝

婚姻瘟神配鬼王。座上國君行奸詐,

施展毒計害無辜,栽誣列舉臣樸罪

狡詐殃及自與他。傘下喇嘛行奸詐,

借得佛法作掩體,冒充神通說似

買賣灌頂如貨物憑藉咒力諛官家,

作法禳災走鄉曲。山中修士行奸詐,

身處山寺作屍臥,一見凡人便端居

暗中隱藏私有財,曲奉承施主前。

世俗凡夫行奸詐,存心如同陶人車

且看所需且轉盤;出言如同鐵匠錘,

相機隨宜轉話頭,行事如同初夏天,

眼前眼前黑;情義如同蜜蜂口,

時尚有過時無;情面如同捲軸畫,

畫面美好畫無底;信心如同肺片湯,

湯面似有湯底無。佛教信徒行奸詐,

聞思如同蝌蚪形,頭部粗大尾部細,

求道如同蛤蟆口,聽時便有修時無;

憑藉誑言欺上師,詐將非法充正法,

言修行徒空談。大地奸詐風行時,

真實正道何處尋?幫國虛偽遍佈時,

賢善道理向誰說?國君自毀王法時,

晨民疾苦望誰?師尊尋求私利時,

利濟貧困誰實作?主人殘害僕從時,

弱小照拂指望誰?嗚呼嘻再嘻,

小子由衷心厭離,無常羅剎牙齒間,

三界有情流且轉,仍執有常被緊縛

此生反覆謀自利,臨終懊悔椎胸

一心追求明日計,來世佛法往後推,

且看今晨活身體,今夜即便名死屍。

明日來世誰先到,事前已曾知也未

今我小子蓮花喜,有幸親身遇佛師

幸蒙慈悲賜接引,信仰信任心專誠,

詐現恭敬未嘗作;所告皆是直爽言,

設詞裝腔未嘗作;行為樸實渾且厚

狡猾兩面未嘗作;傾心一本尊

別尋歸依未嘗作。聖賢門下長時居,

善良上師依止多,無類經教見聞廣,

是故能辨法似法。金色小蜂達陽

苦時真心欲修行,苦時衷心生厭離,

須戒似是而非法。初期尋求正法道,

離心有近似法:一是逢苦始厭苦

遇逆緣偶灰心,三對密友存怨望

四因勞苦艱辛,五恨時移身衰老,

近似厭離非厭離。出離心有近似法:

盛裝改舊衣,二圖安逸處幽閑,

圖咒力修念誦,四為遊覽朝聖地,

五因八法,近似出離非出離。

住岩棚有近似法:一是表嚴裡懈弛

二是凌亂心放蕩,三為研學巧技術,

四為臨時瑣事多,五為寢臥度人生,

住岩棚終無益。厭世心有近似法:

一是事敗圖逃避,二是衝動輕狂,

誇大口未思量,四是無聊輕貨財

五是愚魯計謀窮,近似厭世非厭世。

遊方域有近似法:一是好奇觀景物,

二無信仰朝聖地,三不知益轉經輪

貪財食行狡詐,五不思索但浪

似是巡禮非巡禮。閉關亦有近似法:

一無本尊亂諷誦,二棄知念修生圓

欲咒力修誅法,四計遍數耗時日,

五貪現世修磨,似是閉關非閉關。

中期實地修行時,皈依亦有近似法:

一昧口頭累遍數,二昧專信三寶知,

三昧殊勝皈依境,四昧三寶勝功德,

五存願望修皈依,近似皈依實無益。

發心亦有近似法:獨善故發心

二思獲得異熟果,三為悲心存偏向,

說發心徒空談,五昧戒條作耳風

名為發心實無益生次亦有相似法:

離光明唯佛慢,二無佛慢但光明,

三執平庸存疑望,四修威猛無悲心,

五不結合淨圓熟,名生次實輪迴因。

圓次亦有相似法:一昧光明修風脈,

二不習幻觀夢境,三昧未解行方便

四昧自解修印圓,五執現分修超越,

名為圓次實無益。最後修出成果時,

利他亦有相似法:一待證景說前知

二憑鬼神顯成就,三為八風講正法

聚徒眾非佛徒,五無證景指引,

貌似利生實無益。凡此廿五近似法,

非照他人過失鏡,我亦依此自省察,

願君亦常繫心間。是否誤將近似法,

當作如理真實行,應當鄭重細改正。

所言雖不甚悅耳,含義深奧滋味多,

無等上師親口傳。倘欲真心修妙法,

不可誇口說空言,不可舖張講排場,

不可定期選時刻。佛法不須別追求

出世法如肢與體,隨即需要皆在側。

剎那剎那須勤勉,頃刻頃刻須銘記,

瞬間瞬間須改正,日日回向須檢點,朝須發宏誓願,座座皆須細觀察,附帶順便須不離,經常永時須不忘。若不實地行修習,大事張揚稱佛徒,形四佛法終無益。一為偷懶避深山,二為放蕩居寺院,三為安逸尋幽靜,較此更壞世上無。知否金蜂天之孫,樂不可愛苦可愛,樂時煩惱五毒盛,苦時宿積惡業盡苦是上師大慈恩。稱不可愛可愛,稱讚我慢傲心盛,譏毀自罪全露,責言都天賜禮。高不可愛可愛,居高遭忌生驕慢,處卑悠閒增福善,卑是高位敷坐墊。富不可愛可愛,富時守財憂苦多,貧時苦行佛法就,乞丐身是法所。與不可愛奪可愛,賜與增添來世欠,劫奪清償前生債,知足實乃總聖財親不可愛仇可愛,親戚障礙解脫道,仇敵都成忍辱田,平等一味修道關。如法修行須如此,心若已定須如此,隱居山林須如此,雲遊四方須如此。深妙教誨六關鍵,唯一父師親口傳,唯一弟子心所。精華之精此六言,除卻唯一良友君,一字未向他人說。吁嗟金蜂天之孫,聖地高峰蓮花山,唯一本度母剎大悲觀音菩薩宮,

蓮花王者修行地[27]。且看此山形圓滿,

心性安息聖者身;且看岩上無量數,天生六字聖者語;且看林間茂盛景,葉淨土蒼翠苑;凶猛毒蛇周匝繞,無緣凡夫難侵入;靈山風物全;前有意化蓮花生,放散化身利有情;近有聖母華麗宮,聖母利生時機熟;大悲觀音心胸間,蓮喜修道仙人窟,本尊依止觀自在,真言念誦六字明,修習妙法慈與悲,恪遵佛子安樂道,心欲受苦反得樂,今安後樂啊啦啦啟白應請上師尊,大悲不啊啦請本尊觀世音,成道不遠啊啦!啊啦,真美好!美好也否天之孫?一則我心有誓願,二則君意懷希求,二人同趣高士行,遠棄八風如路屍,永斷現世如怨毒,勤勉修習細檢點,正對過失行教,揚棄浮誇與空談,發心直奔菩提道。當否眼前須議定,同心協議兩兄弟,解脫道上結伴行,輪迴邊際乘願往,生生世世善緣,共同入行菩薩行,善否願否天之孫?名言畢矣啊啦啦!至理備矣噯嗎伙

話至此處達陽非常稱心合意,證得究竟智慧云云。

儼然秋夜月漫空,相好韶華妙音尊

一切勝者智勇識,一切有情心法性。

無邊有情苦自性,慈手愛撫不瞬

一切勝者大悲心,六道眾生解脫種。

執掌大乘密深藏諸佛密主持金剛,

諸佛智慧與功業,明空淨存眾生界。

佛師三姓主無別,恭請啟白求加持,

隨部主至成佛,大悲賞賜大悲

《出世法言•蓮苑歌舞》乃依門弟子西格勒勸勉,散人

全文畢。摘錄自《慧光集》,祝維翰原譯


[27]聖地高峰蓮花山蓮花王者修行地:表示丹科地區以及聖山的特色,還有巴楚仁波切閉關的洞,岩石上自然顯現的聖相與文字,以及極為特殊的樹林等,至今沒有損壞,仍在當地。西藏國王松贊干布,為了降服地障而建立邊服、極服四個鎮肢廟,其中之一的塘卓瑪寺,即在此區。